栖霞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绝世邪君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和白泽的话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46:53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和白泽的话

秦石望着周围将自己保护住的寰宇星轨,他想不通。

砰砰砰

这时,另一道狂怒的火焰落下,猛烈如江洪般疯狂的轰炸在白泽身上,那白泽几乎是在瞬间便是被那火焰淹没掉,他一声痛苦的闷哼,几百米几百米的爆退,一口鲜血狂喷出口。

“白泽”秦石惊吼声,旋即他猛的攥紧拳。

“如果他刚刚不救你,凭这些星轨这些火焰还威胁不到他,但是他刚刚将全力都用来保护你,现在的他,不可能挡下这三道王火融合的火焰的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”秦石呆滞住,一直望着那白泽被狂火击穿心口,最终狼狈的沉落进那无尽岩浆当中。

“白泽败了”

这时,众弟子都是尖叫声。

王烈这时也是眸色变动,白泽落败中玄灵将陷入无主当中。

罗生凑上前笑道:“整整三十年,终于把这老不死的搞定了,只是没想到那老不死的,竟然不惜一死,也要出手救那小子,不然,我们联手这一招,最多只能重伤他,也不至于当场陨落。”

“哼,那小子倒是命大,竟然这样都能逃过一劫。”阜羽冷道。

“现在呢我看这些弟子,情绪都有些激动。”

“不必理会,一些小虾米,让阜阳带人拦住他们足矣,他们触碰不到中玄灵的。”

“那小子呢现在要解决他吗”罗生道。

王烈这时沉默半响,突然他点下头:“先解决这小子”

终于,在一切过后,秦石引起了王烈的警惕:“这小子,有古怪,久则生变,先将他在这灭了。”

“嘿嘿,有你这话就行。”罗生一笑,旋即他歪着头,冲着阜羽冷笑声:“走吧,咱俩联手,那家伙我自己可对付不了。”

阜羽眼神一寒,瞪了眼罗生,这才上前一步。

“三清宫,要对秦石下手了”这时

,众弟子惊道。

这时,一众弟子都是屏住呼吸,张佳农则是乱了方寸,面对三清团他根本无能为力。

秦石这时也是神色微变,从他背脊突然传递来两股极为凶残的寒流。

砰砰

连续两道凶残王火,在相互交错下笔直的朝秦石贯穿去。

“小子,小心”邪魔提醒道。

秦石这时也是皱起眉,连续爆退数步。

见状,不少弟子都是发出质疑声道:“三清宫,竟然两小妖孽联手对付秦石这也太不要脸了吧”

“没办法,阜羽已经败在秦石手上,罗生的实力还不如阜羽呢,他们两人不联手也打不过秦石。”

“那这样以多欺少,未眠也太失身份了吧怎么说,他们也是三清宫啊。”

“这就是现实,在这片大陆里,可没人在乎什么手段,被人看中的只有结果,不是过程。”

“这小子够倒霉的,刚逃出一劫,现在又要被击杀。”

不少弟子惋惜的摇头。

两股王火,这时交融后化作龙形,疯狂的将秦石不断逼退,这期间秦石的手心里流出冷汗,同时两道王火也不是现在他能抵抗的。

“要用炫光神剑了吗”秦石眯眼想道。

砰而这时,在秦石退后百米后,那滚烫的岩浆中突然喷射异光,一道岩浆形成的火焰墙壁形成,那墙壁刚刚生成后竟是从中闪烁起数百颗白色的光球,每一颗光球都是相互连通着,有轨迹的运转,竟是将那中玄灵与外界生生切断开。

一时间,秦石所在的地方,也是中玄灵所在的地上,与外界好似变成两个世界。

两道变成的龙形王火当即爆炸,被那数百颗连接的光球直接击碎。

当看见那被星轨分裂的地方,王烈三人的脸色猛然一变,王烈沉声道:“这是,那白泽的自身世界”

阜羽和罗生皆是皱眉:“该死的这混蛋,死了竟然还不肯消停”

这时,不光是王烈三人,其余弟子也是发出惊叫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这该死的光球,将中玄灵给封印住了”

“不行好不容易有机会,我们联手破了这结界”

砰砰砰数百名弟子这时突然暴动,数以百计的武学如暴雨般狂轰向那屏障。

然而,那屏障好似钢铁一般,最终连阜阳为首的三清团弟子也是联手出击,却仍是纹丝未动,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“这屏障,是那白泽最后留的一口气,所化出来的自身世界,他是想给那小子拖延时间。”罗生这时冷道。

王烈面庞阴沉下来,他凶狠的凝望向那白雾蒙蒙的屏障之内。

“真是小瞧了那小子,没想到白泽竟会如此帮他。”

“呵呵,那白泽,是铁了心,想要帮这小子拿到中玄灵,我们要是不抓紧破了这屏障,这三十年的努力最后就成了给这小子的垫脚石喽。”罗生笑道。

“亏你还能笑出来,中玄灵要是在拿不到,下一届我们可就没有参加这深海源池的资格了。”阜羽冷道。

“那能怎么办,我们联手破阵呗。”

“恩,我们联手,必须抓紧时间破开这屏障”王烈终是开口,旋即三人同身上前。

如今,有机会破开这屏障的,也就唯有他们三小妖孽。

在屏障内,秦石同样是满头污水,他目光呆愣的望着那突然救了自己一命的光球屏障。

“是,是白泽前辈么”秦石试探的小声道。

在光球的中心,这时缓缓凝聚出一道虚影来,那虚影十分的苍老,但通过眉心的符文印记,秦石却是能判断出,他正是白泽的化身,秦石激动道:“前,前辈,你没有死”

“呵呵,怎么会,为了救你,我可是全力的挡下那三道王火融合,现在你看见的,只是我的残魂而已。”白泽笑道。

秦石自责的低下头。

“孩子,你没必要自责,这里的死并非真死,我们将来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秦石抿着嘴,尽管是知道,深海源池并不会真的将人杀死,但白泽却是真实的因为他而牺牲,他心里难免会有些过意不去。

白泽这时轻笑声,枯萎的老手冲秦石招呼一下:“孩子,过来,让我瞧瞧你。”

秦石捏紧拳,他走到白泽的身边,白泽枯手拍了拍秦石的肩膀。

“像,像,真是像啊。”

“前辈,你在说什么”秦石愣了下道。

“呵呵,你难道不好奇,我为何要出手救你吗”

秦石突然笑道:“好奇,但这些年,在我身上发生的离奇古怪的事太多了,让我知道,该让我知道我你自然会说,不该让我知道就算我问破了天,你也不会告诉我。”

“哈哈有趣,你这性格,真是跟他当年一模一样。”白泽笑道:“哈哈,我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,等到那老家伙看见以后,会是怎样的画面了,小子,你的先辈,是我的恩人,当年我被溟组重伤,是他出手救了我,我在这里,一直在等你,几万年过去了,为的,便是将这中玄灵交给你。”

“什么,前辈你是说,你在这里等待我万年”旋即,秦石突然想到邪魔所言:“前辈,您便是在远古之时,被溟组击杀掉的那只白泽”

“恩,是我,至于你,准确说,我不是等你,是等那人的后辈,我早便是坚信着,那的血脉绝不会陨落。”白泽笑了笑。

秦石不禁被震撼住,旋即他突然冷静的独自道:“看来,我猜测的果然不错,这深海源池根本就是个假象,这里根本就是那狗屁命格用来算计我的。”

刚对命格产生几分好感的秦石,顿时烟消云散。

毕竟,无论是好是坏,谁也不希望自己被他人玩弄于鼓掌当中。

但片刻,秦石皱眉道:“但前辈,这不对啊,这不符合常理,我记得中玄灵,也曾被内三千的弟子抢夺过啊。”

“嘿嘿,你仔细回想一下,他们和你所说的,是不是每五十年现世一次”

秦石一怔,这一点他倒是不清楚。

“中玄灵,每隔五十年会分裂一次,分裂后的中玄灵十分微弱,只有真正中玄灵的百分之一,那时候,为了不令外界起疑,我便会将中玄灵送给内三千合适的弟子,那内三千海宫现在不少的宫主,都是当年我一手扶持上来的,这其中,包括三清宫,要是没有我,他们拿不到中玄灵,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。”白泽得意道。

秦石闻言不禁吃惊,这是何等巨大的阴谋

内三千的大部分海宫,竟然都是受过这白泽的恩惠

秦石的嘴角不禁抽动下,合计着这白泽才是这内三千最牛的霸主啊

这时,外围的屏障剧烈一颤,白泽不禁皱起眉头来:“小子,看来是那三个不安分的小家伙,那中玄灵我便是交给你了,我这屏障,足矣为你支撑半月,你现在将这中玄灵取走,在这岩浆下,有一条通往外界的密道,你通过那能离开这。”

秦石猛的攥紧拳,片刻后他才用力的点下头。

“前辈,大恩不言谢,将来若是在外界相遇,前辈若是有需要的尽管招呼声,晚辈定当全力以赴”秦石抱拳,鞠躬,这才转身,他一把抓起中玄灵,当中玄灵被秦石取下的瞬间,那整座中玄灵脉好似都是狂烈颤动,那原本生机盎然,不禁翠绿的中玄灵脉,竟是在这时变成无数枯木,荒芜。
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要多少钱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评价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是医保定点吗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评价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手术贵吗